乔景安

nothing of consequence.

跑来的赖皮,来了有两个周了。

舔爪子的小混蛋,昨天第一次抓了我。
说好不理她,还是撸了把毛。

喂喂!花都被你压歪了好吗?什么表情啊!

傻乎乎的毛毛,强行卖萌

上铺和我说以后会用一本书来对喜欢的人告白。

这句话以前我也说过。

但是后来书还没有写完,

我们在一起,

又分开。

最后我用一首诗和她诀别。

想找个对象qwq

一个个秀恩爱的真是够了

#明唐#吃了我的小鱼干就是我的人了

2016.4.7烛序生日快乐。


“卖羊肉串儿!正宗喵教羊肉串!买十串赠一包小鱼干!”

路过的喵哥沉默地看了几眼,走了。

“来十串。”

某吃货炮哥。

[隐元秘鉴:吃串赠小鱼干哟(1/1)

赠送随机腰部挂件“陆喵”一个,请侠客在今日子时三刻卖羊肉串的小摊贩家中激活]

唐:(⊙_⊙)?

……

子时三刻。

开隐身欺负卖串小哥的某喵:

让你毁我喵教的名声!我大喵教的烤串儿哪有那么难吃!

碰运气来激活挂件却吃起小鱼干的某炮:

这包比赠得那包好吃多了XD

[喵:媳妇,因为你吃的是我做的啊]

……

欺负卖串小哥归来的喵哥=_=

“你吃了我的小鱼干。”

某吃货炮又吃掉一个0.0

“……”

“你吃了我的小鱼干。”

“……”继续吃。

“你吃了我的小鱼干。”

“……打一架?”

瞬间隐身溜走的某炮→_→

立即隐身拉开距离准备打赢了就把媳妇抱回家的却即将已经被坑的喵哥

……

几年后,藏剑山庄,名剑大会

被压制的唐吃货qwq

抱到媳妇的陆喵XD

……

“吃了我的小鱼干就是我的人了,媳妇。”

“好好好,快把烤串儿给我!”

[成功装备挂件]


纪念今天。

王笑笑的生日。

222

跑商捡到小锦√

毛茸茸的兔叽=v=

说起来这是GWW送给【明天开学还没写作业的人】的安慰礼物吧?

谢谢咯,我收下了。

第一次反劫镖成功,是个唐门呢,明唐哟。

遇到的毒哥真是帅帅哒,好心带我跑昆仑√

Lynxvociiiii:

我将在我爱的人墓前停止心跳——
世界从未接纳过这样奇异的尸体,
在那未曾谋面的诗人怀中,
它一次次地活过。

诶这正好是用四行写完一篇情书和一篇遗书。

十六夜红月传奇

ncNoCure:

十六夜红月传奇

 

玩过的剑网三的人,肯定知道十六夜红月。它是江湖里阴魂不散的鬼魂,是剑三世界里永恒的传奇。

但是策划和美术以及营销才会信这些封建迷信,我们程序是唯物的!

当我以程序员身份进入西山居的时候,我就暗暗决定修复这个bug,当时我还年轻,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据BUG。

当网络正常的时候,从数据库取得玩家的用户名,网络故障时,取不到用户名怎么办?必须显示一个默认字符串。

好吧,要是取不到用户名,我们就显示“十六夜红月”,把玩家吓哭。哈哈,我们多聪明,玩家会把“十六夜红月”当成灵异事件,而不是剑网三小霸王服务器宕机,他们就不会投诉我们了。

但现实并非这么简单。

1. 有据可查的是1293次“十六夜红月”事件中,网络故障只占1%。也就是网络故障不导致十六夜红月出现。

2. 如果“十六夜红月”是默认字符串,那么会写死在程序里。但我翻遍了所有代码都找不到这个字符串。

还有一种可能的是,内存溢出。即读取玩家姓名的代码,访问了未知的地址,读取了未知信息,显示出来就是十六夜红月。这就头疼了,内存溢出是我们程序员的灵异事件,这种bug极难发现和修复。

在追查“十六夜红月”的过程中,我也顺便读完了整个剑三引擎代码,也算收益匪浅,但是寻找bug的过程并不顺利。

 

但是这个时候,我在另一个渠道找到十六夜红月的信息,来自几个早已离职的西山居同事。

策划A:当时剑三的一个系统策划,她很喜欢武侠和游戏,工作很努力,但是因为情商低经常跟同事吵架,后来在项目组被孤立。她跟美术关系也很紧张。

美术B:十六夜红月很有想法,是策划里最有趣的一个,很多玩家后来喜欢的设定都源于她的坚持,比如大轻功。当然在职策划不会这么说,中国嘛,自古有想法有想象力的人,都是被压制被窃取的。

程序C:十六夜红月,那家伙是个工作狂,天天给我开单子写需求,我经常在凌晨4点收到她的单子,都吓哭了~~~我就是一客户端程序,又不是超人,也不是她男朋友,要不要这么把我当牲口使唤啊~~~不过在她的凌虐下,我也搞出了很多厉害的东西,成为传说中的技术大牛,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另外她好像也会编程,还能自己改游戏引擎,也是个Hack吧。

 

当我问及十六夜红月现状的时候,他们都沉默了,只说有一天她从西山居消失了,去哪不知道,生死不明。

我是程序员,有程序员的手段,把他们说的信息综合一下:

1. 大轻功出现之前在职。

2. 系统策划。

3. 已经离职。

4. 女的。

5. 给程序C开了大量需求单子。

这样一过滤,此人真名一目了然。

 

我向这位策划留下的email写了一封信,大义是:闻名江湖的十六夜红月姐姐,你好,我是西山居的一个小小程序员,你留下的bug很难修复,可以指点我一下吗?

我没指望她会回信,况且一个策划应该也不懂底层程序bug。这个bug之所以叫十六夜红月大概只是个巧合,与这位策划姐姐无关。除非程序C暗恋她,把她名字写进程序。

 

但是当天晚上当我登录游戏的时候,十六夜红月来找我了。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程序员,我还是党员,我不该相信这些封建迷信,但是,十六夜红月真的来找我了。

当时我正在成都拍卖行,突然自己裸体了,周围玩家的名字变成了十六夜红月,叮的一声,聊天框出现紫色字。

十六夜红月:在吗~~

我忍住关电脑的冲动,颤颤悠悠的回了一个:在

十六夜红月:别害怕,小程序。我不会伤害你滴~

十六夜红月:我就是偶尔出来吓吓玩家,毕竟这个世界太寂寞了~~~

十六夜红月:你居然找到我,真是聪明又勇敢的娃~~~

我:红月。。。姐姐。。。难道你真的。。。

十六夜红月:此事说来话长。你不害怕的话,我就全都告诉你吧,反正我困在这里很久很久了,真的想找人唠嗑,你不要嫌我唠叨。

我:好啊。。。

十六夜红月:我呢,剑网三的策划,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策划。明明想实现很多好玩的东西,却又没有说服别人的能力和气量,所以经常跟人吵架~~

十六夜红月:所以,我越来越孤独,越来越累,最后主策找我谈话了,打算劝退我。

十六夜红月:那天我在厕所里哭了,然后回去改bug,毕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不能给玩家留下有瑕疵的东西。

十六夜红月:那天晚上,我改到太晚,因为新版本快上线了,好多好多bug呢。

十六夜红月:大概是凌晨4点的时候,我心脏突然特别疼,然后就睡过去了。

十六夜红月: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该怎么说呢?我在游戏里了~~~

十六夜红月:我并不是一个角色在游戏里,而是以一段代码生存在游戏里,或者说一段人工智能AI。

十六夜红月:人的灵魂就是存储在大脑神经网络中的代码,但是灵魂代码怎么进入游戏成为程序代码,我直到现在都没搞清楚~~

十六夜红月:我生存在剑三数据库的某个角落里,可以把自己复制到任意地方,所以也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数据检查。

十六夜红月:有一样东西跟我一起被复制进剑三数据库,是一本电子书,名为《游戏引擎架构》,是Jason Gregory编写的,存储在我死前电脑里。我本来打算离开西山居之后,自己研究游戏引擎,自己写游戏~~~

我:那本书我也有,是游戏引擎的入门必选。

十六夜红月:嗯,是本不错的书,是这个游戏引擎世界的“神器”,某种程度也挽救了我。

十六夜红月:生活在数据库的时候,我很无聊,就开始读这本书,学习游戏引擎的方方面面,渐渐的,我好像能掌控剑三游戏引擎了。

十六夜红月:游戏引擎是个从低到高的系统,低层是数据,资源,高层就是展现在玩家面前的东西,玩法,角色,关卡,场景。我生活的地方是数据库,也就是比较底层的地方,但是通过对游戏引擎的学习,我可以控制显示层面,也就是可以跑到屏幕面前,吓唬你们这些小玩家~~~哇咔咔咔~~~

十六夜红月:把你们衣服剥光~~~

十六夜红月:在装备栏显示我的名字~~~

十六夜红月:在你们面前显示一个大红脸~~~

十六夜红月: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刷一些灵异的怪物~~~

十六夜红月:放真诚之心的时候,整个奇葩的特效,哇咔咔卡~~~

十六夜红月:反正你们可以把我解释成内存溢出~~~哇咔咔卡,你们这些程序员就是这么敷衍,所有没法解释的bug,都说成内存溢出~~~

我:也就是说,您现在是3D网游引擎界的高手了!有些问题,我可以请教你吗?

十六夜红月:好啊,有什么问题一起探讨吧~~~

省略探讨游戏引擎架构的6000字。

我:你现在对游戏引擎的理解已经非常透彻,超过很多大牛了,可以去个中型公司当主程了。

十六夜红月:额,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游戏引擎里,多少有点长进吧。

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别的打算。

十六夜红月:我可以控制这个游戏世界里很多东西,比如天气,武功,我还能让叶英,夜帝给我表白,还能让莫雨毛毛演GV呢,哇咔咔卡~~~

十六夜红月:但还是很孤独,很孤独~~~因为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活人了~~~当然,我也不能算活人~~~

十六夜红月:我只能吓唬那些玩家,也不敢跟他们开口说话。因为我很害怕跟人交流,以前在西山居的时候,几乎所有策划都讨厌我~~~

十六夜红月:我喜欢江湖,也喜欢江湖中相遇的人,我想在策划们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完善这个游戏~~~

十六夜红月:还有就是~~~我想把跟我一样被孤立不被人接受的孩子拉进这个世界~~~

我:听起来有点恐怖。

十六夜红月:是呀,像个恐怖故事的开头。一群玩游戏过度的小孩,在计算机前猝死~~~

十六夜红月:可我相信,有些人自愿在游戏里中生存,因为他们不喜欢现实世界。我遇到一个这样的人~~~

十六夜红月:他是个渐冻症患者,身体慢慢不能动了,以前他可是阵营指挥,但是现在只有两根手指能动,连插旗都不行了~~~

十六夜红月:我问他,愿意到游戏里,跟我一起玩耍吗?

十六夜红月:他说愿意~~~

十六夜红月:我正在研究怎么把他拉近游戏里呢,这样那些渐冻症,瘫痪,抑郁症,被孤立等等一切想进游戏的娃们都有个可以去的地方了~~~

十六夜红月:呵呵,可能我有点疯了~~~

我:只要对方自主选择进入游戏,这个计划也不算疯狂了~~~

十六夜红月:总之谢谢你,我会通过这种方式继续跟你联系的,而且要研究灵魂代码转换成程序代码,我还需要大量的资料,可以帮我吗~~~

我:当然!作为一个程序员能参与破译灵魂代码,是件超级酷的事情~~~

 

以上我们两个的对话,我不信鬼神,但是我面前的这个鬼魂,却又非常唯物。

当然,我有更唯物的解释。

十六夜红月还活着,我没找到她的死亡证据。她是一个策划兼程序高手,目前已经离职,但离职之前在剑三引擎里留下了一个后门,然后她通过这个后门来调戏我这个小小程序员。

 

不过我宁愿相信,十六夜红月姐姐活在剑三世界里,维护她心爱的世界,吓唬那些小玩家。